淘宝优惠券


中国古彩戏法:成也传统 败也传统?

105 阅读

肖桂森(左)与朱喜清(右)表演“金玉满堂”

肖桂森表演“六连环”

编者按: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指出,在保护传承文化遗产方面,要实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工程,进一步完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

伴随魔术在年轻人中悄然受追捧,很多人并不了解我国的传统魔术——古彩戏法。“眼疾手快可以隔空取物,变幻莫测的技艺让人眼花缭乱,险象环生的表演让人动魄惊心……”如今,依然被老一辈人津津乐道的古彩戏法,在很大程度上已淡出人们的视野。虽然在一些电视节目或舞台演出中,还可以看到古彩戏法传承人的表演,但是传承乏力、认知度低、缺乏展示推介平台等问题,依然困扰着这一非遗项目的传承。本报特采访古彩戏法多位艺人,在展示这门传统艺术魅力的同时,探寻其传承过程中存在的难题。

“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在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连续几年的亮相,不仅让魔术师刘谦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也让不少人喊着刘谦这句标志性的口号,走进了魔术的世界。然而,与魔术近年来的门庭若市相比,作为中国传统魔术的古彩戏法却门庭冷落——全国有票房收入的从业者不足20人,古稀之年的老艺术家收不到徒弟……这项国家级非遗何去何从值得深思。

传统戏法落活中的一种

所谓古彩戏法,其实是中国传统戏法中落活的一种。落活,也叫大褂出彩,表演者身着大褂,手拿斗方布,行话叫卧单(也做袜单、瓦单、挖单,源于满语,意夹被),布在身前一遮掩,迅速变出鱼缸、海碗、火盆等各种彩品。“根据变出东西的不同,落活还有一些细致的分类,比如‘蟠桃献彩’‘十二连桥’‘十三太保’等,曾经还有老艺人能变出一桌子饭菜。”《杂技与魔术》杂志副主编徐秋说,新中国成立前,戏法艺人多为“撂地(划地为台表演)”演出,落活变出的彩品也非常细碎。

新中国成立后,戏法艺人走上了舞台。“1959年,中国杂技团演员杨小亭对传统落活表演进行了更适合舞台演出的改良。当时,很多文化大家一起帮他出主意,对节目进行包装。这套节目无论从难度还是舞台呈现都近乎完美,之后戏法艺人纷纷效仿,久而久之,成了全国统一的演法。”徐秋说,这套节目最终被定名为“古彩戏法”,行内也称“四亮”。

盛满水和鱼的玻璃鱼缸、垛葫芦(从小到大一摞7个盛满清水和鱼的鱼缸)、火盆、七星盘,这就是所谓的“四亮”。将这四样东西,每样两套藏在身上,古彩戏法的表演难度可想而知。

对于魔术与戏法的区别,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肖桂森认为,魔术以“魔”打头,突出魔幻、神奇的力量;戏法以“戏”当先,是演员与观众合作、互动完成的表演。

挂近百斤的道具依然神情自若

然而,能藏下庞大的道具仅仅是第一步。从后台走到舞台中央站定,演员步履要轻盈,神情要自若,不能让观众看出身上带着东西,这需要实打实的功夫。因此,不少古彩戏法艺人都有杂技的功底。

古彩戏法名家房印庭从16岁开始学习杂技,45岁时拜在杨小亭的徒弟、古彩戏法大师程小林门下。房印庭说,古彩戏法演员上台时身上的道具有80多斤,练习基本功时更重,有近百斤,这样才能让肌肉适应负重,在台上才会显得轻松灵活。就连演员的身材也有要求,最好身材高大,肩宽腰细有“扇子面”。

对力量的苛刻要求,成为女演员从事古彩戏法表演的天然障碍,所以一直以来,女演员成才的很少。当年,为了从众多魔术演员中脱颖而出,徐凤美开始学习古彩戏法。“女生练古彩戏法真的很辛苦。我个头儿比较高,人也比较瘦,凭着一股子‘傻劲儿’,就学出来了。”

当年,为了能顺利出师,徐凤美异常刻苦,“压活(练基本功)”最多压过一个小时,整套戏法每天能练12遍,是一般演员练习时间的两倍。扎实的基本功不仅让徐凤美上台时表现得潇洒自如,也让她安然克服很多“险情”。“有一年,我所在的武警文工团进行业务考核。一般每个人都是10分钟到15分钟,我算着时间,把道具挂好去候场。结果,我前面的演员表演了近40分钟。当我走上舞台的时候,台下懂行的考官说‘哎呦,不知道她要演古彩戏法,赶紧让她表演’。那次考核顺利通过,但走下舞台时我真的庆幸当年‘压活’压的时间长才能撑下来。”

如今,徐凤美已经退休,依然活跃在舞台上的古彩戏法女演员也只有肖桂森的徒弟陈梅等屈指可数的几位。

(中国文化报)

[返回首页]
版权声明
1.本网站所转载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站联系的,请邮件联系我们admin@louqun.com
领券优惠直播